小说者-> 都市言情-> 《雾散两相牵》-> 一、夏日悠悠风雨急
一、夏日悠悠风雨急 作者:雾飞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8-18    [ 放入书架,方便查找 ]
  •     夏季的雨分外粗暴。 
        总叫你猝不及防,狼狈的很。
        今天出门太着急忘了带雨伞,洛星河却丝毫不觉得,这样的疏忽是错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弄华阁——
        他躲在她房里,屋外是冒着新芽儿的桃树?夹杂些分外不舍离去的晚桃,格外娇艳,却没有她此刻娇艳?
        她扶风弱柳懒懒躺在榻,窗户大开,任那冷雨斜风将她飘零吹落?
        他担心,这窗子再不关?她也会像被风雨摧折的桃花一样,从枝头打落。
        于是他走过去,轻轻合窗。
        有人冷冷开口?
        “是什么时候,让你有随便动我东西的权利?”
        她声音带着懒懒的沙哑,半撑着起身。
        ‘啪嗒’——
        窗闩插。
        他毫不客气,也不在意她的冷嘲热讽。
        “我怕你着凉,你不会照顾自己,也不能阻止别人想照顾你。”
        她翻个白眼,这生,似乎自打重逢之后?越发霸道!
        这才是所谓本来面貌?
        她也不在意,翻过身,嘟嘟哝哝?
        “留个缝儿,闷得很。”
        他想了想,开了一丝,留了吹向自己这边的。
        “你再不换衣服,怕是需要别人照顾了。”
        她看也不看这边,懒懒的道。
        “若是有那一天,你愿不愿意照顾照顾?”他似乎还不死心,想揪着她再问问。
        “可以的。”
        简简单单三个字,让他欣喜若狂,语无伦次?
        “洛华,我……”
        “作为朋友。”
        是谁懒懒开口?慵懒的语气,却带着斩钉截铁的决心。
        ‘哗啦’——
        雨声迅猛,似乎浇到了他头顶?
        她翻过身带着浅笑开口?眼满是戏谑。
        不出所料,看着他眼光芒刹那静默?她撇撇嘴。
        给不了的希望?
        还是尽早掐灭的好。
        他也只是苦笑,那日城门相候,见着她,又裹着那人的外袍……
        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气息奄奄回到东方府,一关是一月有余,任何探望一概不见?
        有人说是东方小姐受了惊吓,吓病了。
        有人说是东方小姐领了赏赐,乐疯了。
        有人说是东方小姐没脸见人,禁闭了。
        更有难听的传言,孤男寡女荒郊野外三月有余,便是没什么?也偏生要生出些什么来。
        何况青年男女**,哪里会……
        嘿嘿?
        只有他知道,她根本不在乎外面怎么说,她一向我行我素潇洒自如,又何时带了这般不洒脱的笑,装洒脱?
        假的很呢。
        他失落快变脸也快,是以东方雁早应该发现——
        这生瞎扯的功夫?
        不亚于她。
        “下个月的秋狩似乎延迟了。”
        “我知道。”
        “你会去吗?”
        “能不去吗?”
        ……
        一阵无言的静默,胡扯的话题嘎然而止。
        “东方将军下个月……”
        “星河,你再不换衣服,我要逼你换了。”
        话音未落,她抢过话头——
        “我是说你病了我能帮着照顾照顾你,但是我这个人懒,不喜欢没事找事做的。”
        她眼满满是戏谑,也不顾洛星河什么反应,自顾自的耍起了流 氓?
        “你自己换,还是我帮你?”
        洛星河脸皮再厚对她也是自愧不如,转身出门……
        是谁嘟嘟哝哝?
        “我觉得你像那风月场的大爷……”
        满是嘲讽,三分调笑。
        “我觉得你没那销香楼的姑娘娇艳,大爷我不忍下手。”
        她含笑对答,从善如流,似乎很喜欢这恰当不已的喻?
        洛星河对她的无赖甘拜下风,老老实实,出门左转——
        换衣服。
        她走到窗边,推开。
        任那冷风冷雨呼啸,零落一地娇艳?
        撵落成泥。
        她闭眼深吸一口气,仰面作态拥抱天空,任冷雨吹散过往的回忆,随风而去别再流年?
        ……
        “洛华,嫁我。”
        她惊愕的看着眼前生,双眼泛红,眼的怜惜和灼热?她无福消受。
        “我……”
        似乎被她一闪而过失落的情绪感染,他急急忙忙打断,似乎在期待一个——
        早知道希望渺茫的答案?
        “不,不用急着回答我,洛华,我可以等你。”
        他苦笑,接过她不语的沉寂。
        “一场婚礼纵使荒唐,也不是他不承认,你便可以不承认的。”
        她一震,扶住心口,靠在身后青石靠台,有些茫然?
        她承认吗?不承认吗?
        有吗?没有吗?
        不舍吗?留恋吗?
        她苦笑,她舍不舍恋不恋,重要吗?
        她想起前世有句台词很经典——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走了,另一个傻了’。
        她觉得她是那个不能再傻的傻,装潇洒装淡然,装给谁看?她自己清楚。
        然而——
        那人在意吗?
        他更潇洒更淡然,一次转身便再不相见。
        时至今日,回到王都一月有余,甚至不如洛星河时时蹲守,她一出门被逮个正着?
        而一个月来,拜帖门贴无数送进房间,堆了一角,独独……
        没有他的?
        她苦笑她自嘲,她不是说放下了?还在期待什么?
        此时,楼下响起对话。
        “雁儿在不在?”
        “姐姐在楼呢。”
        “她在休息?”
        “唔……不算。”
        “不算?”
        有人脚步匆匆了梯台,她收拾好情绪转身,眼角一瞥?街有人执伞而过,她觉得那脚步熟悉,正要细看?
        “洛华!你不是说有男装吗?!”
        一声羞愤的低喝传来,喧闹的雨里,听起来也格外清晰?
        她一惊转头去看,没注意窗外那伞顿了顿,有人抬首看了看那大开的轩窗,她转身的背影,终究冷哼一声?愤愤而去。
        “你你你……”
        她惊愕,呆愣,随之失笑,是谁无良缺德,大肆嘲讽?
        “哈哈哈哈哈……”
        寂静的阁楼里,蓦然爆发了一阵魔性的笑声,惊起飞鸟无数,是谁毫无矜持?
        她笑得气不接下气,有人却气得气不接下气?
        一身浅粉纱衣搭在身,他里面勉强套着白绸亵衣紧紧贴在身,格外不伦不类?格外狼狈不堪!
        看眼前这笑得滚到榻的女子,终究再大的火气?
        也生不起来……
        一腔怨愤被她银铃般的笑声涤荡熄灭,没注意他愤怒的神情一松再松,转为惊愕,转为无奈,转为……
        苦笑?
        有人急匆匆冲来,唯恐天下不乱?
        “怎么了怎么了?”
        “哇洛星河你怎的这身打扮?哈哈哈看不出你还有这种癖好!!”
        有人同样很不给面子哈哈大笑!
        那笑,和床那混 蛋如出一辙,全然是爽朗和……
        幸灾乐祸?
        来人是孟梓桑,三天两头往弄华阁跑,天知道为什么?
        今日恰好撞,不免又是一出笑料。
        而随行而来的常子良?
        素来温尔雅善解人意,此时也不免努力忍住那笑,欢乐容易传染,笑同知,却不能那么肆无忌惮?
        憋得着实委屈。
        洛星河目瞪口呆看着这独处忽然变成了围观?呐呐回不过神来。
        “哈哈哈子良,你……你……你嘴都抽筋了……好可笑……”
        她笑过一阵,一抬头看洛星河那狼狈样子,又没忍住哈哈大笑,在榻滚来滚去,险险要滚了下去?
        一屋子人看着想接,不知如何伸手,夏季本穿的单薄,届时生出些误会……反而不好?
        只有孟梓桑大步前,一把将那笑成一团的人拎起来,一脸严肃教育道!
        “淑女要有淑女的样子,要笑不露齿坐姿端庄!你看你这什么样子?!”
        她呛咳两声,没料到孟梓桑的强势,此时偌大一个大好年华的青春女子,被他拎小鸡似的在手?
        着实尴尬……
        她脸因激动泛起一阵潮红,眼笑出了泪,格外波光潋滟,格外娇艳动人?这做哥哥的醋意大发,回头看看两个目瞪口呆的人,冷哼一声挡住了她身影?
        哼,再是准妹夫也不能太亲近!
        随即,又生出了无名的怒气?
        瞧她这毫不顾忌的样子,哪里像是名门小姐?
        她努力严肃神色,看着孟梓桑认真的道——
        “哥哥教训的是,妹妹知错了。”
        说着抿唇一笑,便是那优雅浅浅风华气度顿时显现,看惯了她毫无顾忌肆无忌惮张扬翻飞,少见她此刻娴雅宁静温和笑容?
        孟梓桑不由也是一呆。
        突然东方雁扮个鬼脸,那还没从‘娴雅宁静’回过神来的孟梓桑猛地大叫一声!状似杀猪?!
        喘息有些粗重,不知是惊吓还是气愤,或是恨铁不成钢?他夸张大叫道!
        “雁儿!你这哪像什么名门小姐!回去给我学礼仪!去!”
        她哈哈大笑,是谁无所畏惧?
        “本来不是什么名门淑女,哥哥你找错人了不是?我优雅温和起来,你受得住?”
        说着两人还不知道这厢打了什么官司,只看两人气氛扶摇直又急转而下,不知道生出些什么变故?
        她嘿嘿一笑,对两人扮个鬼脸。
        自毁形象……
        ‘噗……’
        两人忍俊不禁。
        看她那丝毫不顾形象青面獠牙的样子,恍惚觉得这才是那个明快艳丽的东方雁?原本以为许久不见,她深沉许多娴静许多,此时此刻?
        他们承认他们多想了……
        都是错觉!!
        常子良本忍笑忍得辛苦,哪里受得了她这样瞭拨?顿时低笑出声。
        孟梓桑一看满堂都在笑,本跳脱随意的他那严肃正经的神情,终究也是绷不住的?不由也哈哈大笑出声!
        “哈哈哈妹妹还是这样才像你!!哈哈……哈哈哈……”
        东方雁也笑,是谁胡吹海侃?
        “别呀哥哥,妹妹还要回去学诗礼仪举止娴雅呢,何弃疗啊?”
        孟梓桑哈哈大笑也扶着一边桌案,气不接下气,终究,对这样的气氛也无可奈何?
        “算了……哈哈哈……算了,礼仪夫子估计会被你……气……气死哈哈哈哈。”
        嗯……
        不愧是兄妹俩,笑起来都是一般的不顾礼仪形态,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有人淡淡的想。
        孟梓桑心里有些敞朗——
        东方雁自打进宫当着满朝武论功行赏之后,翻身马?便转身回了府,无论如何不肯相见!
        他们总担心是出了什么事情,如今看来?
        却全是多虑罢了。
        看她笑的开心笑的爽朗,他觉得,这样?才是他那潇洒自如的妹妹啊。
        所有参与沔南一行的人加官进爵封赏厚赐,而对东方雁的封赏自然有些难办?她一介女子,总不能加官进爵?总不能赐美人黄金?最后算是勉为其难的好歹落个由头,东方雁深知进退主动要求——
        “我一届女子此次本拖累了各位大人,怎敢接受皇厚赐?我要黄金无用,不如皇多赏些布匹给我做几身衣裳,也算奖赏?”
        皇自然欣赏她的懂进退知分寸,赏布帛百匹,赐封号‘飞雁’——
        有名无实,史无前例,算是个特例?
        既然是特例,自然要有特例的特殊之处,除了皇室,她不用对任何人行礼,有特权骑马进宫,除此之外,算是个空头支票?
        她无所谓,本没有奢求什么,沔南一行算是达到了目的,其余?都只是顺便而已。
        有些封赏自然是聊胜于无,她兴致缺缺懒懒领了,心想不用行礼?最好把你皇室也纳进去的好,不是皇权吗?什么了不起。
        又想……
        骑马进宫?
        姑娘我这辈子都不想进你这皇宫!
        她几乎是鸡啄米式跪完奖赏全程,听得昏昏欲睡,没注意两边朝臣有关心的眼神看着她?那是她亲爱的舅舅和表哥。
        她却急着回家收拾情绪,这几月来发生的事情太过戏剧,饶是新新世纪重生过来的另类也觉得需要时间来抚平记忆的伤痕?
        一月来心绪沉浮,此时,才能勉强算是三分平静?
        夏末秋初,今年的晚桃格外的晚,也能让她在这样萧瑟飘凉的季节寻见一丝伤春悲秋的借口,来掩饰内心的虚弱?
        她淡看窗外风雨,神态悠然~
        似悲似叹,看着那院零落成泥的桃花飘零,一点点溅落尘埃,格外感同身受?
        每每总是不由想起在村里醒来的日子也是个雨天,甚至连成婚那天都是……
        突然,觉得雨也惆怅,当真惆怅?
        她神态静静,此刻屋内热闹非凡,常子良孟梓桑争相探望,她始终挂着浅浅的笑意~
        眼底?
        却无光。
        本来自  html/book/41/41390/index.html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