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绝世小农民》-> 第311章 不甘于形式,只注重行动
第311章 不甘于形式,只注重行动 作者:枫桥夜雪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8-13    [ 放入书架,方便查找 ]
  •     “等?”
        司马如有些没太明白自己师父的话,表现出一副诧异的面孔。 
        “神农的后人,可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而且现在又跟叶家搅合在了一起,我觉得这背后,肯定还有高人相助,所以你现在千万不能把自己暴露出去,适当的时候,还可以跟他示好,以便于咱们后续的计划。”
        “可是师父……”
        “小如,别忘记了,当初我收你的时候,你对我做出的承诺!”
        司马如回想起当初自己为了复仇,为了争夺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对自己师父发下的誓言。
        即便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多少有些不甘,但还是无奈的选择了接受:“好的,我知道了师父。”
        “这是我最近炼出来的丹药,你吃了吧,对你体内的毒有好处。”
        说着,神秘人几乎是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一颗泛着淡淡红色光晕的物体缓缓的出现在了司马如的跟前。
        司马如疑惑了一下,但还是伸手接过丹药放进了嘴里。
        这丹药其实并不大,差不多也只有小指头尖大小。
        放进嘴里的时候,瞬间化成了一道暖流顺着喉咙直接滑入,而紧接着,他感觉到全身有一股暖流似得四处流淌。
        而在这个时候,他没有发现,在那斗篷下,神秘人的脸出现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弧线。
        “陈大哥,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爹。”
        到了市里指定的地方,在叶薇然的介绍下,陈北先后跟叶家家主叶丹青、市长林川岳以及此次大丰制药厂领导们一一握了手。
        这是陈北第一次见他们,当然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陈北,当得知研制出那神人参的竟然是这么一位年轻人时,纷纷都露出了惊讶跟赞许的眼神。
        “好,那接下来我们先开始吧。”叶薇然笑了笑,然后扭头看向了陈北:“陈大哥,东西带来了吗?”
        陈北点了点头,要从包里把叶薇然事先交代自己准备的极人参给拿出来。
        “不用了。”
        说话的是大丰制药厂的一位领导。
        通过之前的介绍,陈北知道他是目前大丰制药厂的执行董事吕伟晓,这个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等于说大丰制药厂的决策权都在他的手,甚至有的时候还可以先斩后奏。
        当然,在大问题,还是需要先通过董事会的裁定才行的。
        这也算是一种约束嘛。
        “不用了?”
        吕伟晓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其也包括了大丰制药厂的其他领导,纷纷都把视线挪到了他的身。
        “吕总,是不是您觉得哪个环节有什么问题?请您放心,我们叶家的信誉,那在咱们医药界是有一定保障的,我相信我父亲相当愿意为这件事做担!
        “是的,我女儿说的对,我叶某人愿意为陈北陈先生做这个担保人。”
        叶薇然的话音落下之后,叶丹青也是直接站了出来,这让陈北不由的在心里微微感动了一下。
        “呵呵,叶老,您言重了。”吕伟晓很礼貌的笑了笑,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开口说道:“其实单单只说今天这件事,其实如果不是叶老邀请,我们大丰制药厂,肯定是不想出面的,毕竟一次的验证,并不代表之前没有这件事发生,所以说,算这次陈先生带来的东西根本没有蕴含任何毒性,其实也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吕伟晓的话是个大实话,其实这一点,很多人都意识到了。
        但因为叶家的出面,这个面子不卖也确实不太好,以至于大部分人其实在心里也已经觉得,叶家这是打算用面子,来让这件事平息下去。
        至于毒人参造成的社会影响,估计叶家也会用他们自己的办法,来把事情给强行压下来。
        这是大家族的好处,毕竟人的影响力什么都摆在那里,做什么自然也都能够事半功倍一些。
        好是那句老话,有的人出生时站在起点,而有的人出生时站在终点,道理自然是一样的。
        可这些事情本来是大家心里的话,而吕伟晓现在竟然当着大家的面,把这件事搬到了台面,即便是在大家心里产生了共鸣,不过同样的,也相当在打叶家的脸。
        叶丹青跟叶薇然这俩叶家的代表,当时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了起来。
        不过吕伟晓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在一番直击后,继而直接站了起来。
        在大家都以为他这是打算愤然离场的时候,竟然是面对着陈北,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一幕倒是让所有人更加难以理解了。
        “吕总,您这是……”
        说实话,陈北其实也只是想把这个乌龙闹剧抓紧解决掉,并没有想的太多。
        以至于在听完吕伟晓的一番大实话后,心里对这个不卑不吭,不甘于形式,凡事都主张实际的人,有了一丝佩服。
        可他突然对自己鞠躬,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
        当下,陈北有些尴尬跟诧异的开了口。
        “陈先生,我这是在代表我们整个大丰制药厂,在向您道歉。”
        “向我道歉?”
        看着吕伟晓那诚恳的目光,陈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在今天早,我的人已经调查出来了一个情况,那是我们公司持股人田主任的一些私生活。”
        “当然,这些并不足以说明他是整个毒人参的背后制造者,但我相信,单单凭借他那几笔来历不明的巨款,能够查出很多事情。”
        说着,吕伟晓又拿出了一沓子之前做好了的资料,分发给在座的每一位。
        “这是我们这段时间,对陈北先生以及千北合作社的调查,当然,这是在陈北先生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还是希望陈先生能够谅解,毕竟毒人参事件对于我们大丰制药厂也起到了致命的打击,我们不得不这么做。”
        毒人参事件最直接的冲击,是大丰制药厂,毕竟死的那几个人,还有目前还没有出院的那几个受害者,都是从大丰制药厂购买了毒人参所导致的。
        所以人吕伟晓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倒也不难理解。
        陈北对此倒也是没有什么在意,毕竟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算人不调查,自己拿出来也是正常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份调查的资料会这么详细,连千北合作社之前每日购入卖出的所有明细人都调查到了,这简直是连他这个老板都没办法细化的数字。
        “各位,大家可以简单的看一下,前后千北合作社一共购进人参种苗一百四十株……”
        接着,吕伟晓把所有的数据进行了一个简单的介绍跟排查,在场的每一位都在认真的听着,而在这个时候,陈北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什么?”
        陈北一看是合作社那边打来的电话,疑惑着接了起来,可当听到吕伯所说的情况后,当下愕然了。
        “行,事情我知道了,他要封让他封,你帮我先安抚下大家,剩下的事情,等我回去再处理吧。”
        说完这句话,陈北把电话给挂掉了。
        因为陈北这边在讲电话,吕伟晓讲解的声音也是落了下来,叶薇然诧异的问道:“陈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陈北苦笑了一声:“合作社,被徐常清给贴了封条,员工现在全被强行赶出来了。”
        本来自  html/book/41/41189/index.html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